欢迎光临国洲文化-官网

四川国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做中国素质教育第一品牌!

国洲文化_国洲文化成都拓展训练公司_专注四川红色文化教育_成都党性教育活动_成都研学旅行

全国咨询热线

028-86532796

四川红色文化教育历史大讲堂:学习毛主席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”

作者:国洲文化来源:四川红色文化教育基地发布时间:2019/7/26 10:18:35浏览次数:

对于广大党员干部而言,“学习”是一生的工作之一,通过学习,增强党性、提高为民服务的能力水平,“打铁还需自身硬”打造一个坚强有力的战斗堡垒对于新时代党统揽“四个伟大”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。为此,国洲文化在红色主题拓展培训中十分注重积累相关的学习典范,以激发党员学员的上进心和学习热情。今天,要给大家介绍的是毛主席的学习态度。

为了着重从思想路线的高度总结党的历史经验,消除主观主义特别是教条主义的影响,毛泽东希望全党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,提高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,他在1937年5月的党的代表会议上向全党发出了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号召。为此,他自己作出了表率。

毛泽东10多岁才出山求学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读了几年孔夫子的书,又读了几年资产阶级的书,到1920年才第一次读到马克思、恩格斯的《共产党宣言》。1927年大革命失败以后,他和红军将土又长期在山沟里打游击,接触马克思主义的书也不大多。无怪乎遵义会议前后,当时一位忠实执行王明“左”倾错误的同志指责毛泽东:你懂得什么是马列主义?山沟里还能出马克思主义?

这种争论中的激愤之言,给毛泽东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,也促使他发奋多读些马列的书。长征到达陕北后,特别是实现西北大联合以后,局势相对平静。毛泽东利用这个宝贵的机会,阅读了可以收集到的马列原著和其他哲学著作。

关于毛泽东在陕北、在延安发愤读书的情况,国洲文化成都拓展公司在《西行漫记》中找到这样的记录:“毛泽东是个认真研究哲学的人。我有一阵子每天晚上都去见他,向他采访共产党的历史,有一次一个客人带了几本哲学新书来给他,于是毛泽东就要求我改期再谈。他花了三四夜的工夫,专心读了这本书,在这期间,他似乎是什么都不管了。”

毛泽东不仅自己发愤读书,还组织中央其他同志一起读书,提倡党的干部都来读书。1936年9月11日,毛泽东、周恩来、博古致电彭德怀、刘晓、李富春,鼓励创办流通图书馆并给他定期寄书来看。1936年10月22日,毛泽东给当时在西安等地从事统一战线工作的叶剑英、刘鼎去电,帮他买一批通俗的社会科学、自然科学及哲学书。

四川红色文化教育

为了更好地组织大家,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学习哲学,毛泽东还发起成立新哲学会。在新哲学会成立的那天,他用自己的稿费摆了几桌酒席请客,以示庆贺。

据国洲文化主管红色主题成都研学旅行的陈老师介绍,毛泽东批阅了大量的哲学著作,除了马克思、恩格斯、列宁、斯大林的原著外,还有苏联和中国学者的著作。《辩证法唯物论教程》、《辩证唯物论与历史唯物论》这两本书,毛泽东读得最细,且做了许多批注。

1937年5月,李达出版了《社会学大纲》,此时,毛泽东与李达已恢复了联系。李达把自己的著作寄了一本给毛泽东。毛泽东读了很高兴,认为是一本好书,是中国人自己写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教科书,并把它推荐给抗日军政大学,并在日记中,详细地记载了读李达的《社会学大纲》的进度。

艾思奇是我国著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,著述很多,其中《思想方法论》、《哲学与生活》等著作,毛泽东在抗战初期就批读过。他在读完《哲学与生活》后,摘录了三四千字,并写信给艾思奇称赞。

毛泽东充分利用比较好的客观条件,如饥似渴地阅读当时他能得到的理论著作,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,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哲学。毛泽东研究理论不是为了研究而研究,而是为了总结历史经验。读书开阔了他的视野,丰富了他的头脑,这就使得对中国革命进行哲学思考的主观条件已经成熟。革命需要理论,更需要哲学思考。中国共产党领导革命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,积累了丰富的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教训。国洲文化成都军事拓展培训负责人唐老师认为,如果能从哲学高度对这些经验教训进行总结,无疑具有重大意义。

关于国洲 | 青少年拓展 | 亲子教育 | 企业内训 | 拓展百科 | 拓展课程 | 拓展科目 | 拓展基地 | 职业规划 | 精彩回顾 |
 
QQ在线咨询

咨询热线
028-86532796
咨询热线
15881009938